潇雨零落花

【龄龙】他的婚礼

很早之前写的,狭义上是be(但我不觉得)

龄龙龙龄不上床就没必要分那么细了

带九辫祥林


婚礼的仪式总算折腾完进入了餐宴的环节。张九龄作为新郎自然是带着新娘一桌一桌的敬酒。王九龙一开始还跟着,帮他师兄挡挡酒什么的,几桌下来张九龄看他有点上脸,本着照顾亲搭档的护崽心理也就把他打发走了。

王九龙倒是知道自己远远没到醉的地步,面色发红也不知是室内气温高还是真有点上脸。倒是借着他师兄的话出去透了口气。

关上露台的玻璃门,就仿佛与那个热闹的喜气的婚礼现场隔绝开来,王九龙往里看去,张九龄带着新娘给宾客敬酒,少了他好像也没什么不同,只是酒大多都进了张九龄的肚子。

王九龙叹了口气,转身不再看,背身趴在栏杆上,让风一吹,倒是精神许多,只是心里的那些沉郁不能随风带走。

外面是暂时没那么喧闹的城市大街,非高峰期间路也不堵,车子是井然有序,不过四层楼的高度未必能把发动机的轰鸣听的那么真切。

今天天气倒是不错,阳光普照万里无云,是个办婚礼的好日子。室外气温虽然不高,但是太阳照着多少也有几分暖意。王九龙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什么,就这么愣愣的抬着头,也不知是不是在看天。

忽然一支烟出现在视线里。王九龙转头一看,是张云雷。

“抽吧。”张云雷也没看他,转过身来跟九龙一样趴在栏杆上,自己给自己点上了烟,瞬间烟雾就在两人间弥漫开来。

“你倒是客气,把打火机给我啊!”王九龙看着自己享受的张云雷,嚷嚷起来。

张云雷斜了王九龙一眼,倒是“贴心”的帮他把烟点上。

王九龙深吸一口,想起来问题:“诶,你怎么出来了?”

“关心关心我们国民大表弟。”张云雷意味深长的看着王九龙。

“有什么可关心的,我又不跳下去。”

“有劲没劲!”张云雷恼了去踢王九龙的小腿肚,王九龙侧身闪开:“我西装脏了皱了倒是不要紧,您留神你那脆不拉几的腿别再折了。”

张云雷收了腿,两人齐齐都笑了。王九龙总算觉得心头没那么压着了。

“诶,兄弟,”张云雷拿胳膊肘捅了捅王九龙:“难受吗啊?”

“怎么呢”王九龙斜了张云雷一眼,反问道:“杨九郎没结婚啊?”

“说你呢提他干嘛!再说了他婚礼还没办呢。”

“那你能就当他没结?”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我这不是关心你来了吗,张九龄结婚跟杨九郎没关系我也不难受啊!”张云雷不明显的翻了个白眼。这种事他倒能算半个过来人,全社师兄弟也就他能在这儿会给王九龙递根烟。嗨,谁让他俩赶上了呢。

张云雷熄了烟头,不无伤感,可这一会儿又有点苦中作乐的意思。难受吗?当然难受啊!那难受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得过下去。说着是挺惨,可他们这群人台上包袱笑料三翻四抖,什么事不能拿来砸挂。生死边缘走一遭都被全社师兄弟调侃了个遍眼下还未必有那么难。

“哟,哥几个干嘛呢?看星星谈人生,还是探讨哲学顺便怀念一下那些年你们暗恋的九字科啊?”两人正胡思乱想着呢,一道清亮的声线把他俩拉了回来,郭麒麟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

“那你干嘛来啊?谈谈那些年你暗恋过的鹤字科?”张云雷哼一声,王九龙提了一嘴杨九郎,他也没必要藏着阎鹤祥让郭麒麟痛快的聊天。这倒也不是刻意揭人伤疤,这些人的存在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伤疤那么简单,真要提起来也不都是痛苦。

不过郭麒麟完全不在意:“你非得谈啊?那我就谈谈吧!”

“嗨你招他干嘛呀!”王九龙不轻不重拍了张云雷一下,生怕他碎嘴大表哥说起来没完没了就,硬是扯了句出来:“咱仨是叫玫瑰园三公主吧?”

“这是个什么说法?”勤学好问的小郭老师探过头来问。

“粉丝给起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叫三公主。”张云雷顺嘴就答了,又去戳戳王九龙:“你怎么老偷窥粉丝生活啊,没听见她们都喊离粉丝生活远一点吗?”

“我看您也没少看啊。”王九龙撇撇嘴:“不过咱仨也是够惨的啊,情路坎坷,你们说玫瑰园是不是有什么诅咒啊?”

“去,别瞎说啊!”

“就是你,瞎说什么啊!”郭麒麟也老大不乐意的:“我跟你俩可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啊?”王九龙顺嘴就给捧上了。

“我们老阎可还是单身呢昂!跟你们那结婚的办酒的都不一样啊!头几天老阎还跟我约会去了呢,带我去人艺看话剧啊......”郭麒麟趴在栏杆上有点小兴奋,耳朵尖还透着点红,难得找到了机会可以和人分享一下他和他好哥哥的“浪漫故事”。只可惜没说几句就被那倒霉老舅和倒霉表弟截住了话头。

“嘟嘟嘟嘟——”王九龙在他面前比了个停的手势,“就您那个也叫约会啊?”

“就是,床上了吗,嘴亲了吗,手牵了吗?也好意思叫约会!”张云雷也是不屑。

郭麒麟依旧不往心里去:“那人家也是单身,嘿嘿!”

“那人家现在也不喜欢你呐。”张云雷故意说道。

“就是呐,人指不定盯着哪家姑娘呢。”王九龙也故意接下茬。

“退一步说,人家就算是个弯的,人也未必喜欢你呐。”张云雷跟王九龙齐齐把目标转向郭麒麟。

“你这都退一步了怎么就不能退两步呢,怎么就不能他是弯的也刚好喜欢我呢?”郭麒麟乐呵呵的反问。

“那你俩也算是王八看绿豆了。”王九龙嘟囔了一声马上就被郭麒麟反驳了回去。

“我不许你说他王八!”

“哟,你还护上食了呢。”张云雷看戏倒是热闹。

“我也没说阎哥王八啊,”王九龙摸摸下巴:“我觉得他比较像绿豆。”

“去去去去,你死不死啊!”郭麒麟噘着嘴像是不老高兴,不过他们仨也都知道郭麒麟没真生气。

“诶表哥,你这是不是就叫单方面宣布恋爱啊?”王九龙脸上带着点戏谑的神情凑过去。

“你这个小同志,怎么什么都知道!”郭麒麟笑着敲了下王九龙的脑门。

“嗨,那微博上单方面宣布跟我恋爱的小姑娘可多了去了。”王九龙就是随口一接,郭麒麟马上鼓掌道:“哇!那你岂不是很棒棒!”

“别别别!”王九龙急忙摆手:“跟您两位单方面恋爱的姑娘跟我这儿只多不少啊!”

“哟,哥几个聊什么呢,挺热闹啊。”三个人回头一看,阎鹤祥也来了。

张云雷王九龙打完招呼后郭麒麟马上扑了过去,小声道:“你怎么来了?这外边多冷啊赶紧进去一会儿别冻着了。”

“哎呀少爷您还知道冷呢,我这不是看你好久没回来这不是出来找你嘛,外头冷着呢。”阎鹤祥凑近了郭麒麟说道。

“知道知道,我再跟他们说两句说完就进去啊,你先进去吧。”郭麒麟打发了阎鹤祥,回头嘚瑟地看着他可怜老舅和失恋表弟,那表情分明再说:你们瞧瞧你们看看我搭档多关心我照顾我爱护我。

“你再嘚瑟我尼玛摔死你!”王九龙连着方言带着粗话一起爆了出来。

“行了行了你赶紧回去吧。”张云雷也是嫌弃的摆摆手。

“我跟你们说你们就是羡慕我。”郭麒麟也是见好就收,开开心心地回到了席位上。

张云雷和王九龙又趴回了栏杆,看着天上云卷云舒地下车来车往。

“唉你说,翔子会不会来找我?”张云雷突发奇想。

“我觉得你应该把问题换成:他什么时候来找你。”王九龙下意识的撅起嘴,想了想说:“我觉得快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又听推拉门哗啦一声,回头一看,果然是杨九郎找来了。小眯缝眼儿都挡不住的关心往外冒:“哟角儿,怎么在外边待这么久啊,小心别冻坏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张云雷嘴上嫌弃着,眼睛倒是笑得快看不见了,一边念叨着一边向杨九郎走去。

杨九郎搀着张云雷刚打算走,忽然又想起什么来冲着王九龙说:“你没事也赶紧进去,一回儿九龄找不见你该急了,他又不方便出来。”

“我知道。”九龙忽然就笑开了,露出一口大白牙。

“知道就行。”杨九郎摆摆手,带着张云雷走了。

还真是谁的角儿谁疼。王九龙看着他俩离开的背影想到。

可他也心疼张九龄呢。

王九龙看着张九龄一桌桌敬酒的身影,恰好一桌敬完走向下一桌,一侧身就看到了露台上往里张望的九龙。张九龄冲他笑了笑,又匆匆去招待客人。

行吧,是兄弟是搭档,横竖还有大半辈子要过。王九龙扬起标志性的微笑,大步向张九龄身边走去。


不知道排版有没有问题有的话我在改改昂

评论(4)
热度(15)

在下潇落_(:з」∠)_

© 潇雨零落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