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雨零落花

【头九】粮

想不出标题了就这么着吧

算是头九的粮向,cp是龄龙九辫良堂

也是八百年前写的了


“嗯......嗯......楠楠......”张九龄环着王九龙的脖颈,原本就有些沙哑的嗓音变得更加低沉,也更加性感迷人。

王九龙伏在张九龄身上做着最后的冲刺,随着高潮的到来,双双发出满足的喟叹。两人卸了劲,王九龙顺势趴在张九龄身上,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肌肤相贴,享受着这神圣的一刻。

两个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见啪啪啪一阵打门声。

“去,你去开门。”张九龄踢了踢王九龙小腿,催促道。

王九龙不情不愿地爬起来,一边给套子打上结一边问:“为什么呀?”

“我累了,不想动”张九龄双手枕在脑后,毫无负担地使唤着师弟兼小男朋友。

“我也累,不想去。”王九龙习惯性地撅起嘴,一副委委屈屈的孩子样,倒还是乖乖套上了裤子准备去开门。

“过来过来。”张九龄对刚刚穿好裤子的王九龙勾勾手指,王九龙就乖乖地凑到了跟前。张九龄勾住王九龙的脖子就在人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随后拍拍背说:“乖啊,开门去。” 


王九龙开了门,一副嫌弃的样子明晃晃挂在脸上:“你跟我们家门有仇啊?”

门外的杨九郎也是不客气,直接就往里走,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坐:“怎么才开门啊?”

王九龙翻了个白眼:“你管呢。”

“你俩不会刚好在办事呢吧?”杨九郎也是刚好开个玩笑,没想到还真就歪打正着。

王九龙不会一语致胜噎不回去只能顺手抄起沙发上的靠垫狠狠地砸向杨九郎,小脸通红地憋出一句:“真烦!”

说完王九龙就转身朝卧室走去。看这反应杨九郎就知道自己说着了,恰好王九龙又转身暴露了背上张九龄挠出来的红痕。

“诶兄弟,你们玩得够嗨的啊。”杨九郎起身跟着王九龙亦步亦趋地回卧室,嘴上不停地打趣着这个其实脸皮薄得很的师弟。

“我说你跟来干嘛呀,老大还没穿衣服呢。”临到卧室门口,王九龙停下了脚步,总算理了杨九郎一句话。

“以前不都看过嘛,好不容易赶上一回现场版我能错过吗?”冲着王九龙挤挤小眼睛就要往卧室里去。

王九龙先一步进了卧室确认他老大没露着什么关键部位才没有拦住杨九郎进来。

张九龄上半身靠在床头,赤裸的上身都是星星点点的吻痕,下半身也不知穿没穿反正被被子拦腰盖了个严实,满足了小男朋友的占有欲。

“我跟你说看现场得买票知道不。”张九龄抽着烟,回怼着杨九郎还不忘拍拍身边的空位招呼小男朋友上床。

“你俩真是白日宣淫。”杨九郎没敢坐床上,靠在墙上,看着张九龄给身边的王九龙点上烟,俩人再一起同步地抽烟吐气,一如他们在台上的同步率。杨九郎忽然觉得自己这是图什么呢。

“那也比你宣不着强。”

“事后一支烟,你俩是挺快活似神仙。”杨九郎没有接茬。

“那你赶紧回去吸你的煊赫门二手烟去。”张九龄倒是不客气,点了点烟灰说道:“你跟辫儿哥又吵架了?”

杨九郎低头看着地,半天才“啊”了一声,表示默认。

杨九郎平时是喜欢腻咕张云雷,但是有时候吵起架来脾气也是大得很,常常是把门一摔就走。过了劲儿了再回家。

“那辫儿哥回玫瑰园找大林去了?我可听说侯爷最近在玫瑰园住着呢。”张九龄说道。

“嚯。赶上俩碎嘴子。”王九龙感慨到,事不关己的两人有点幸灾乐祸。

杨九郎没有搭茬没有接话,倒是王九龙又开了口:“我觉得不能,听说之前有一回他俩吵架,大林在外面拍戏,辫儿哥直接给大林打的电话,后来把他那个月通话套餐都用完了。”

“嚯,要不是大林呢”

要说这俩小情侣有个毛病,吵了架就喜欢找朋友一块,也不说吵架的事儿,但是整个人就会散发着哀怨的气息,整张脸上写着张云雷/杨九郎傻逼但是爸爸包容他不同他计较。问了人家也不说,就只能忍着。原来张九龄王九龙觉着这小两口挺烦的,但自从他俩在一起之后跟吵完架后的杨九郎吃饭喝酒反而成了一种乐趣。

“切,我管他的。”杨九郎嘴上这么说,倒是多少有点底气不足。



 另外一边,张云雷敲门的时候孟鹤堂窝在沙发上织毛衣,周九良靠在他孟哥身上听着评剧,时不时跟着哼上一段,正是一副父慈子孝岁月静好的画面。

听见门铃声,孟鹤堂放下毛线针就去开门,见是张云雷就赶紧把人扶了进来,在沙发上坐下。

“哟,师哥。”周九良打了个招呼,张云雷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周九良。

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默默对视了一眼,仿佛在惋惜好好的下午就这么没了。

张云雷就着孟鹤堂坐下,顺势靠在了他的肩头上长长的叹了口气,孟鹤堂周九良在心里也默默地叹了口气。

孟鹤堂半抱着张云雷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背,周九良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看着他师哥鸠占鹊巢却是毫无办法。三个人无言以对,空气安静得有些尴尬。

“咳咳......航航你去找你的小朋友们玩会儿吧。”孟鹤堂尝试着开口。

“就是就是。”张云雷顺着孟鹤堂的话接了下去,顺势还靠进了孟鹤堂的怀里,把腿移到沙发上,象征性地踢了踢周九良。

“嘿,您还真不够客气的。”周九良起身给张云雷让了地方,抄起顶帽子就打算出门了。

“路上小心啊航航!”孟鹤堂见周九良出门便嘱咐道。

周九良开门的手一顿,回头望向孟鹤堂。

“行了行了,七八年了还没看腻呢。”张云雷开口打断了腻乎的空气,丝毫没有“自己才是多余的”这种清晰的自我认知。

周九良叹气出门,孟鹤堂拿手轻轻点了点张云雷的额头:“你这样可有点讨厌啊。”

张云雷握住孟鹤堂的手卖了个萌:“那我给小哥哥唱歌小哥哥能多喜欢我一点吗?”

“我要是喜欢你那那个谁怎么办呀。”孟鹤堂故意问道。

“什么谁哪个谁不认识。”张云雷装傻三连反击了回去。

“就那个白白胖胖没什么眼睛跟河马似的杨什么郎师弟”孟鹤堂故意“含糊不清”的说道。

“不要了!扔掉!跟我的小哥哥缠缠绵绵到天涯好不好呀”

“行了,”孟鹤堂失笑“这次又是为什么啊” 



 杨九郎还赖在龄龙两人的卧室东扯西谈。

说话间又是一阵敲门声。

“杨九郎!开门去!”张九龄使唤着师弟。

“凭什么啊!我是客人!有使唤客人动手的吗”杨九郎不满的反对。

“你是人吗!你是人吗!”张九龄哑着嗓子质问:“我俩刚完事你就来了,来了来了还赖着!当小三你好意思吗!!!”

“就是就是!”王九龙在一边疯狂点头。

“我怎么就小三了!”杨九郎理直气壮的反问,“我充其量也就一前任!”

“你滚蛋!”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王九龙扔过来的枕头。杨九郎一个闪避就躲了过去,倒是离卧室门近了几步,王九龙起来长腿一跨就杨九郎身边一把把人推了出来顺手关上了门只留下一句“开门去吧你!”

杨九郎眨了眨疑惑的小眼睛,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边去开门一边冲着卧室喊道:“咱就这交情啊?!”

 杨九郎开了门,门外是斜靠在门框的周九良。看到杨九郎,周九良仿佛丝毫不意外,还招呼道:“哟,来了?”

“嗯,来了”杨九郎下意识的点头。

“那就赶紧走吧。”周九良也是不客气地就进了门,自觉地换了鞋就在沙发坐下,左右张望一圈之后才开口问道:“咱们大师哥呢?”

“别问我呀,我这都要走了。”杨九郎还在门边双手抄着,刚刚被怼了之后还憋着口气想找回场子呢。

周九良噎了一下倒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那赶紧走吧,上我们家把那谁领回去,走吧走吧我跟你一块走!”说着就要带着杨九郎往外走。

“别别别,你这就没意思了啊!”杨九郎扒着门框,主动认输:“咱大师兄在房间呢。”

“那我呢?”周九良反问了一句。

“什么你,你不好好的站这儿呢嘛?”杨九郎一头雾水。

“就张九龄是师哥啊?”周九良小眼睛瞟一瞟茫然中的杨九郎,顺手拍了一下杨九郎的屁股:“叫师哥啊!”

“......你真的幼稚。”

杨九郎和周九良一路打打闹闹进了卧室,却只看到了凌乱的床单和床尾的衣裤,以及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周九良颤抖的开口:“他俩现在在洗澡,那他俩刚刚不会在......”

“啊,”杨九郎挠了挠头犹豫着说出了实话:“其实吧,我刚来的时候,他俩刚完事。”

周九良楞了一下,八核的大脑被柠檬淹没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水声停止,龄龙二人光着膀子从浴室里出来。

“哟,怎么又来一个啊?”张九龄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却丝毫不意外,径直到衣柜翻出两件T恤,一件递给王九龙一件自己穿上了。

“你俩小日子可够滋润的啊。”周九良开口,多少有点酸酸的,原来好好的一个休息日,却被某些人打扰,自己被折腾就算了还要看师哥师弟恩恩爱爱,要不是打不过,周九良早把杨九郎给掐死,再把张云雷也打包送下去跟他作伴。

“我俩腰好腿好的凭啥不能滋润。”张九龄晃晃一脑袋小顺毛,又给周杨二人一个暴击。摇头晃脑地带着王九龙出了房间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两人还楞在原地目送他们俩。

“出来啊!”张九龄对着发愣的两人吼道,“待我们房间像什么话!”

“说不定他俩也想滋润滋润呢?”王九龙在一旁坏笑。

“那把我们是不是得把门带上啊?”张九龄跟王九龙对视一眼,作势就要关门。

“去去去。”杨九郎走出来,戳戳王九龙肩膀,“这么编排师哥像话吗!”

“就是。”周九良跟在后面,戳戳王九龙的胳膊。

“我觉得他俩要是高点可能就冲着你脑袋招呼了。”张九龄对着王九龙说,实际上却冲另外两人。

“这么欺负师弟可不好啊。”周九良幽幽地说道。

“行了,没拿扇子都算让着你的!”张九龄回嘴。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总算消停了会儿,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张九龄端着四杯高碎出来,一人分了一杯。也在王九龙身边坐下:“行了,说说吧。”

“说啥啊?”杨九郎问道。

“说八扇屏说什么!”周九良撞了一下杨九郎,“你们俩怎么回事啊,我们都陪着折腾。”

杨九郎哼哼唧唧地不说话。

“那要不说个口吐莲花吧?”王九龙给周九良支招。

周九良挠了挠头:“这个活我不太熟,我就会打锣可以吗?”

张九龄:......

王九龙:......

杨九郎:......

“好了好了可以了。”张九龄摆摆手:“情侣小问题到此为止可以吗,不要抱怨了,也不要炫耀了。”

“这怎么就算炫耀了呢?”周九良瞪着小眼睛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要我说,你俩坐这儿就算炫耀。”杨九郎岔开话题。

“凭什么啊!”王九龙率先不同意:“不能你们折腾也拖着我们啊!本来我和九龄的二人世界就被你们嚯嚯了。”

“我也是被嚯嚯的。”周九良举手,指指身边的杨九郎:“要骂骂他,要打也打他。”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张九龄再次出来调停,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停下,然后扳过王九龙的脸狠狠的地亲了一口:“我们就炫耀了,爱待着待着,看不惯就给我滚!!!”

周九良:......

杨九郎:......

几核的大脑都经不住几吨的狗粮。

“行吧,你们赢了。”杨九郎搓了搓脸,“我们看电视吧。”



 张九南和高九成敲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三个大老爷们坐在沙发上看《创造101》的神奇场面。

“哟?你们换口味了?”张九南一脸惊奇:“不看球场看女团了?”

“你们怎么也来了啊?”杨九郎问道。

“吃火锅啊!”高九成回答道,和张九南一起把菜放到厨房“是啊,九龄还说你们俩来了让我们多买点菜呢。”

“你们不知道啊?!那你们来干嘛来了?”张九南问道。

“啊,我们,”杨九郎挠挠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们吃火锅来了。”周九良自然地把话接过去了。

大家都是说相声的,有些话不用说也明白,张九南和高九成自觉到厨房去料理菜肉,张九龄把锅子拿出来把底料煮上,王九龙硬拉着周九良杨九郎去买酒水饮料。 

“呼——”杨九郎撂下一箱啤酒擦擦脑门上的汗,菜肉已经处理好了张九南高九成一盘一盘往桌子上端,周九良已经打开可乐喝了起来,王九龙又在跟张九龄腻歪。杨九郎心里转了一圈,忽然喊到:“要不我把九春也叫来吧!咱兄弟正好也聚聚!”

 李九春到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吃了。

“春姐来迟了啊!先罚先罚!”杨九郎兴奋地拍着桌子。

“不行不行,我自己开车过来的。”李九春推辞道。

“得了吧装什么啊!咱不就是喝来的吗!”张九龄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李九春,“大不了代驾呗!”

“那不能不明不白的喝嘛。”李九春把就倒上,“天地良心我挂了电话就出门,抢着晚高峰之前过来的。那要不咱先一起干一个吧。”

“行!”大家纷纷同意,满上自己的杯子,在氤氲蒸汽中干杯。

“祝哥几个,万事遂顺!”               

评论(3)
热度(64)

在下潇落_(:з」∠)_

© 潇雨零落花 | Powered by LOFTER